“日本在否認歷史的道路上漸行漸遠,需要有更多的年輕人站出來,繼承‘東史郎遺志’,為歷史負責。”如今,曾是東史郎案“日本後援團”秘書長的山內小夜子在狀告小泉之後,又與600多民眾將安倍告上法庭。
  否認歷史真相,和解沒希望
  山內小夜子是日本真宗大谷願寺的研究員,每周一天講授“亞洲侵略與宗教”課程。“因為要講戰爭中日本的宗教政策,1988年我去上海、南京調查,併到江東門紀念館參觀,首次接觸到南京大屠殺的歷史。”
  首次造訪江東門紀念館,接待山內的是一名同齡的女青年,“看著展出的照片和白骨,我就想,中日兩國一個是受害者,一個是加害者,如果日本政府不能讓年輕一代瞭解真相,至少在歷史認識上與中國人處在同一起跑線,那麼中日兩國的和解就沒希望。既然看到這一點,我就該為揭示歷史真相、促進兩國和解做點有益的事情。”
  “外公曾是一名侵華老兵,去世後我和媽媽整理他的遺物,發現外公在一個小日記本上記載著當年他作為一名運輸兵,參加過侵略南京,並於1938年1月5日進城的事情。我和媽媽很吃驚,原來老人家一直向家人保守著這個秘密。”山內小夜子意識到,自己是一名侵華老兵的後人,更有責任傳承和維護歷史真相。
  謝罪是勇士,不能讓勇士孤軍奮戰
  第一次南京之行讓山內女士大為震驚。1987年,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本老兵東史郎出版《東史郎日記》,併到南京謝罪;石原慎太郎發文指稱“南京大屠殺為捏造的”。這兩種截然相反的聲音,都在日本引起轟動。“難道我在南京看到、聽到的都是假的嗎?”山內小夜子回到日本立即和東史郎取得聯繫,“當時不是為了去支持他。當時聽了石原慎太郎否認歷史的言論,感到很困惑,為了弄清事實,我想去見一見能證明這件事情的人。”
  山內小夜子沒想到,從此她的人生軌跡與這位令人尊敬的老兵重合,併成為他的莫逆之交。此後東史郎到南京,山內小夜子都參與其中,見證並支持東史郎的謝罪之旅。後來,山內小夜子更成為東史郎案“日本後援團”秘書長。
  “日本有300多萬士兵參加侵華戰爭,願意站出來的是極少數。東史郎先生是一位勇士,他的良知和勇氣使他成為一個敢於為歷史負責的人。在日本,這樣的人會面臨困境。為了維護歷史真相,不能讓勇士孤軍奮戰,那麼我能做的最有意義的事,就是站在他的身邊,給他更多勇氣。這就是我的選擇,至今不悔。”山內小夜子對記者說。
  因為謝罪,東史郎成為日本右翼勢力眼中的“判徒”和“賣國賊”,後來還被告上法庭,被東京地方法院判決“敗訴”。為了支持東史郎把官司打下去,山內小夜子趕到南京,希望在南京為“東史郎案”搜尋證據,得到全城市民的支持。證實了東史郎日記中寫到的能裝下人的大郵袋,證明瞭屠殺地確有水塘,還有專家模擬了手榴彈試驗……她在南京收集到共7大類54件證據。讓她遺憾的是,法院直接駁回東史郎上訴。
  東史郎維護歷史真相的戰鬥並不孤獨。除了中國人民的堅定支持,日本國內也有很多人寫信,向東史郎表達敬意,鼓勵他堅持下去。在山內女士出示的一大堆信件中,一位市民寫道:“不能歪曲歷史,掩蓋真相,日本應該反省戰爭罪行,我們也絕不允許再把孩子送上戰場。”
  最讓東史郎和山內小夜子難忘的,是一位九旬老兵,他在信中說:“我很敬佩你的勇氣,在南京大屠殺發生50年後(指1987年東史郎首次到南京謝罪——記者註),你站出來為我們、為日本政府過去犯下的巨大罪行向中國人道歉。希望你戰鬥下去,繼續代我們謝罪!”
  山內小夜子說,正是這些追求正義、維護真相的力量,支撐著東史郎先生戰鬥到最後一刻。
  告小泉告安倍,用法律阻止參拜
  2006年1月3日,被譽為“日本的良心”東史郎溘然長逝。在東史郎的葬禮上,山內小夜子暗暗發誓,要將南京大屠殺等歷史真相告訴更多民眾。
  這些年,日本否認侵略歷史、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聲音從未斷過,山內小夜子也從未停止過戰鬥。2001年8月,時任首相的小泉參拜靖國神社。次年,山內小夜子等2000多人組成日本有史以來最大的訴訟團,在東京、大阪、福岡等地向地方法院提起訴訟,“我們要通過法律手段,禁止日本政要參拜靖國神社。”下轉3版
  上接1版後來,日本7所地方法院一致裁定,小泉的行為違反憲法規定的政教分離原則,但沒支持山內等民眾對於精神撫恤金的訴請。
  去年底,現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。今年初,山內小夜子等日本二戰死者家屬、宗教界人士和愛好和平國民共600多人,發起對安倍晉三的訴訟,要求安倍停止參拜靖國神社,並向每名原告支付1萬日元的精神損害賠償。
  法庭辯論中,26歲的研究生吉岡諒作為證人指證:“安倍參拜靖國神社,現又解禁集體自衛權,導致亞洲局勢緊張,加劇了潛在的戰爭威脅,正在侵害我作為學生享受和平生活的權利。”有這樣的青年人站了出來,讓山內小夜子感到很欣慰。
  “目前,這場訴訟還在進行,我們對勝訴充滿信心。”山內小夜子說。訴訟引起廣泛關註,這正是山內小夜子等人所期望的。“通過訴訟吸引更多國民,包括年輕人來關註本國的近現代史,搞清當年日軍在南京到底做了什麼,政府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負責態度,這些都能引發國民和青少年的思考,而這恰恰是教科書中沒有的。”山內小夜子說。
  不尊重歷史的國家,註定不會得到歷史的尊重。山內小夜子認為,日本應該學習德國,承擔起應該承擔的責任,通過反省,向受害國真誠道歉,回到維護和平的軌道上來。
  【鏈接】
  “日本良心”東史郎
  東史郎(1912年-2006年),日本京都府竹野郡丹後町人。作為日軍第十六師團步兵二十聯隊上等兵,東史郎參與了南京大屠殺。1987年開始,東史郎先後7次到中國,向南京人民鞠躬道歉、下跪謝罪,並出版《東史郎日記》,詳細記述自己和同伴對中國犯下的罪行。他也因此被稱為“日本良心”。日記出版後,東史郎遭到日本右翼勢力的圍攻,《東史郎日記》中涉及到的橋本光治將東史郎告上法庭,東京地方法院判決東史郎敗訴。東史郎上訴期間,中日“後援團”提供大量證據,證明東史郎所說的是事實。但東京地方法院並未審理而直接駁回東史郎上訴。新華報業全媒體報道組
  文字 陳炳山 於英傑 攝影 餘萍視頻 丁峰
  (本文新華日報、揚子晚報、南京晨報、江南時報、中國江蘇網、新華報業網、揚子晚報網等同步推出。)  (原標題:參拜違憲!她將兩任首相告上法庭)
創作者介紹

布蘭妮

vohix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